文娱圈内如何看待“清朗行动”?他们也“苦流

时间:2021-09-11

  期待“清朗行动”涤荡文娱圈的流量泡沫,让艺术回归艺术

  圈内人也说“苦流量久矣”

  羊城晚报记者 李丽

  文娱圈内部如何看待“清朗行动”?一番治理之后,文娱圈将呈现出哪些新气象和新趋势?羊城晚报记者就此采访了三位亲历“流量时代”的业内人士——经纪人秦天、影视营销公司老总森哥以及青年演员宦宇。他们的共同观点是:在“清朗行动”清除流量泡沫之后,文化娱乐产品将逐渐回归其作为艺术作品的本质,而那些原本有实力却“没流量”的艺人也将因此迎来更多的机会。

  经纪公司

  从此能有底气怼粉丝 不要干涉我的业务

  访谈对象:秦天,内地某知名经纪公司经纪人,从业11年,曾服务于多位国内一线艺人

  粉丝的流量“杀手锏”失灵

  羊城晚报:对于“清朗行动”,最近各经纪公司和明星工作室作何反应?

  秦天:最近大家都在积极配合“清朗行动”,进行公司内部的自纠自查自省。新浪微博也约谈了部分明星工作室,要求我们对粉丝要进行引导和尽可能的管理。

  羊城晚报:部分明星的粉丝数量十分庞大,经纪公司具体如何对他们进行有效管理?

  秦天:经纪公司肯定无法做到百分之百的管理,或跟粉丝进行点对点的沟通,这也不是平台方面对我们的期待。但在问题发生的时候,经纪公司以及艺人本人的态度是非常重要的。未来大家应该会形成一个共识:一旦出现问题,我们先及时对粉丝进行疏导,如果处理不来,经纪公司就会积极与平台和有关部门沟通,大家共同去解决问题。

  羊城晚报:过去经纪公司和明星工作室总是在管理粉丝方面缩手缩脚,你觉得原因是什么?

  秦天:其中一个重要原因还是粉丝手中握有流量,但网络平台却并没有建立起一个对流量的良性引导。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艺人和经纪公司反而是被动的,因为很多路人会把艺人和粉丝画等号,粉丝一旦有什么出格言行,都很容易连累到艺人的口碑评价。

  但现在不一样了,粉丝不需要再去打榜,艺人和经纪团队也可以理直气壮告诉粉丝:你喜欢我就好好看我的戏,不要干涉我业务的选择——这不是我一家的规定,这就是现在整个行业的统一标准。

  羊城晚报:未来如果有粉丝后援会出现不当言论或非理性行为,经纪公司会如何处理?

  秦天:我们会直接把这些后援会的账号收回来,不让他们去运营。

  羊城晚报:其实即使在流量时代,也有不少艺人能守住跟粉丝关系的平衡,他们的经验能不能借鉴?

  秦天:这方面确实有一个不错的例子,李宇春的粉丝在过去几年里几乎没有跟人发生过大规模的“互撕”,还会做很多自发的公益。这就是明星的榜样和引导作用,也是我们未来可以学习的方向。

  流量明星就像“快消品”

  羊城晚报:当流量的场域受到限制,“流量明星”这个概念实质上也不复存在了,那未来这类艺人该如何进行转型?

  秦天:其实国内很多老牌经纪公司反而是更怀念所谓“流量时代”以前的娱乐圈环境的。

  像我所在的公司,至今不会对艺人进行“流量”或“非流量”的严格区分。因为我们过去运营过很多一线明星,大家都是靠作品说话。但后来,市场出现了一批没有作品但又超高人气的艺人,同时也出现了一批专门运营这类艺人的团队。这类人多数就是把流量明星当“快消品”来运营,实际上就是榨干他们的流量,这对于艺人本身的发展来说其实损害非常大。

  事实上,类似王一博那样的“顶流”,他们在达到一定的发展阶段之后就需要淘汰掉最初的那批团队,让更好的团队来接手,用更大的格局去规划他们未来的发展,去接一些更有质感的作品。因此,无论对于艺人还是经纪公司,“清朗行动”之后他们其实反而可以回归本心,用作品证明实力,而不是一味想着资本接不接受、粉丝喜不喜欢。

  从这个角度来看,“清朗行动”对之前被流量所困的流量明星来说其实也是一个机会,可以让他们重新规划未来,让自己的路走得更踏实也更长远一些。

  羊城晚报:部分“顶流”人品“翻车”甚至走向犯罪,会让经纪公司在未来更加强对艺人的管理吗?

  秦天:肯定会。但其实类似的要求一直有,因为经纪公司肯定是最不希望“塌房”事件发生的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如果经纪公司对艺人的提醒和警醒总是失效,那么市场就可能自己去调整,去主动规避一些风险。比如未来做一个影视项目,男女主角的预算假设是4000万元的话,大家可能会更倾向于找一个3000万元的女演员和一个1000万元的男演员——女演员知名度高一些,男演员低一些。因为不知名男演员吸引的注意力会相对较少,相应地,“塌房”的可能性也会较低。一旦影视公司有这样的想法,那么广告客户也一定会有同样的想法。因此从某种角度来看,我觉得女演员的春天要来了。

  羊城晚报:对于整个行业来说,“清朗行动”又会起到怎样的长期影响?

  秦天:目前从平台到各家公司,大家都还在重新摸索出一套新规则的过程中。之后还要逐步落实,譬如据我所知,像微博平台会成立专门的粉丝运营部门,专门负责对接各大经纪公司的团队。

 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,“饭圈”的不良风气已经影响到整个行业的各方各面,甚至不少普通艺人也受到波及。因此治理“饭圈”乱象,对整个行业的长远发展来说肯定是一件好事。

  影视产业

  让艺术回归艺术本身 就是最大的公平

  访谈对象:森哥,从媒体转行进入影视产业,其所在团队曾负责多部票房大片和热播网剧的全案营销,现任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董事长,从业时间7年

  团队爱作妖,明星“白莲花”?

  羊城晚报:其实流量时代的兴起,你作为影视营销公司老板应该最有感觉吧?

  森哥:没错,我是2014年去北京创业的。当时还不知道,其实我正好赶上了一个内娱的转折点——流量时代开启了,大量资本市场的“热钱”开始涌入这个圈子。不光是我们,事实上就那两年,北京开了大量的娱乐类创业公司。

  但到了最近这两年,资本逐渐撤出,曾经人人热捧的流量明星开始被视为一种“投资风险”。制作方在请明星的时候也是慎之又慎,尤其是对流量高一点的明星,不光他们在业界的口碑,连他们私底下的做派和自制力如何,都要进行严格的考察。因为一旦某个明星出点问题,整个项目都可能血本无归。

  羊城晚报:你过去没少跟明星及明星团队打交代,你觉得吴亦凡之流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?

  森哥:最重要的一点是,经纪公司应该更好地对艺人起到监管作用,在工作中表现得更专业一些。我们有很多所谓的流量明星都是从日韩回来的,但国内的经纪公司对艺人的管控却并没有日韩那么强势,甚至有些流量明星自己成立工作室、当了老板之后就更不可一世了。

  羊城晚报:但不少粉丝认为,错的都是经纪公司,他们的“哥哥”都是被蒙骗或者压榨的。

  森哥:进入业内这七年,我明白了一个道理:有什么样的明星,就有什么样的团队——好的是一起好,坏的也绝对一起坏。很多时候,外界认为出“幺蛾子”的都是团队,明星本人就是“白莲花”——这完全是一种误解。在粉丝面前,明星和团队很多时候都不过是“一个唱红脸,一个唱白脸”。假如真的理念不合,早就合作不下去了。所以很多事情到了最后,大家会发现明星本人原来并没有那么无辜。

  羊城晚报:这些年你见过流量明星耍大牌吗?

  森哥:我们团队经常有“跟组”宣传的工作。有些流量明星进剧组,一个人带百八十个化妆师和助理根本不算啥。我还见过流量明星自带编剧进组,随时现场改剧本——啧啧,就差直接带个导演了!

  羊城晚报:你在2014年正式入行前是娱乐记者,也去剧组探过班,当时见过的明星有这样的吗?

  森哥:真的不至于这么夸张。过去不管大牌小牌,在剧组大家就都听导演的,对不同的意见也都能虚心接受。即使是参加完奥斯卡回来的章子怡也是对所有人都客客气气的。

  但流量时代之后,明星之间的攀比风气就愈演愈烈。比如我参与过的一部电影,具体主演是谁我就不说了,男女主角之间竟然还要“撕番”。各种物料里的排名,双方的执行经纪人都要争个高下。

  最后我们只能搬出“男左女右”这样小学生都不信的理由去说服他们,甚至一款物料做两个版本,一个男在前,一个女在前。还有一部电影,主演是三个当红男星,其中一个男星的团队竟然想把三人的合影海报要过去,单独P自己的部分。海报制作公司都怒了——你知道我一张海报有六七十层的图层吗,哪能随便就P?就特别可笑。

  “饭圈”逻辑是一种裹挟所有人的坏风气

  羊城晚报:你觉得“唯流量论”对影视行业的最大影响是什么?

  森哥:我觉得最受影响的还是年轻人的思想。譬如有一阵子张震、周迅、倪妮这样的电影咖去拍电视,大家不看他们的业务水平,反而拿出“饭圈”那套逻辑,对他们的年龄啊、造型啊进行群嘲。因此,这实际上是一种裹挟了所有人的坏风气,一种特别肤浅的标准。

  羊城晚报:在你心目中,有没有从流量明星成功转型的案例?

  森哥:我觉得易烊千玺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要说流量,当年的TFBOYS绝对是不缺的,但包括他在内的“三小只”总体来说还是能沉得下心来出作品。

  大家总是说“流量明星没作品”,但我觉得这不应该成为一个定理。所谓“越努力越幸运”,真正的运气从来不该是天上掉下来的流量,而应该是靠努力和拼搏得来的。另外,我听说他们管理粉丝也很有一套,比如易烊千玺的粉丝就会约定:即使看不成演唱会,也绝对不去买黄牛票。所以我觉得,明星是能把自己对粉丝的影响力用好的。

  羊城晚报:你觉得“清朗行动”对娱乐圈的长期影响会体现在哪些方面?

  森哥:一部戏捧红一个人的现象,永远都会存在——因为归根究底,好的作品就是能“带人”。但那种一次“躺赢”之后就想一劳永逸、想一直靠粉丝靠流量吃饭,这种现象今后应该会不复存在。此外,那些业务能力扎实、但过去却因为没流量而没机会出头的年轻人,以后也会拥有更多的机会。

  让艺术回归到艺术本身,我觉得这就是“清朗行动”给这个圈子的最大公平。

  (应受访者要求,秦天、森哥均为化名)

  青年艺人

  没“流量”的人,现在也有了竞争的权利

  访谈对象:宦宇,出生于中国香港,2013年考入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,大二开始出演影视作品,迄今出道6年,曾主演《青春不留白》《开往远方的地铁》《谁把老汉咋》等电影和《冷风吹过的夏天》等电视剧

  曾因粉丝太少,连试镜的机会都没有

  羊城晚报:你进入娱乐圈后,恰好碰到“流量时代”开启,这方面你的感受是怎样的?

  宦宇:其实感受还是挺深刻的。比如有时候我去剧组面试,对方第一句话就是问:“你微博粉丝多少?抖音粉丝多少?”如果数据不是对方满意的,可能连试镜都省了。对方会说:“你这个数据跟我的项目不太同步。”

  还有的时候,觉得自己明明也不差,但就是会输给一些“数据”更好的人,甚至对方从来没有学过表演。这些其实都是我真正入行之前没想到的,我过去以为自己考上中戏、学了表演,离梦想就很近了。但后来发现,原来现在的游戏规则并不是这样。

  羊城晚报:你现在微博粉丝是多少?其实不少人都有过“买粉”的行为。

  宦宇:我现在的粉丝在4万左右,但剧组会希望你起码有100万以上的粉丝。我听说过有些人会“买粉”,但我个人不想去造假,主要还是不想迎合这种所谓的“市场规则”吧,好像你一定要把粉丝量做起来,你才会有戏拍。

  羊城晚报:会有苦闷的时候吧?

  宦宇:会,有时候也挺茫然,但前辈们一直在给我鼓励。比如《青春不留白》的导演尹大为,他会用他自己的经历鼓励我。他其实年轻的时候也做过演员,但他的长相是那种偏现在的“小鲜肉”型,在当时就很不受欢迎,后来他就自己努力转型当了导演。他会跟我说,你不要着急,脚踏实地做人,认认真真演戏,运气总会来的,只不过有的人的运气会来得晚一些。

  现在我会尽量去充实自己。看书,看电影,锻炼身体来保持体形,不断看自己过去的作品来找缺点,等等。最重要的还是保持好心态吧,告诉自己:不管机会什么时候来,我首先把自己准备好。

  告别“唯流量论”,对观众也是件好事

  羊城晚报:你觉得“唯流量论”对这个行业最大的危害是什么?

  宦宇:最大的危害就是大家在做作品的时候,容易偏离本心。比如一部影视作品找演员,不是首先看这个人跟角色是不是符合,而是看谁更有“流量”。只要“数据”合适,哪怕你不会演戏都可以。我觉得这就挺无语,感觉大家没法聊到一块儿去——我看重的是你的戏,但你看重的却是我的“数据”。

  羊城晚报:“清朗行动”通过对“饭圈”乱象的治理,实际上也是在避免“唯流量论”对行业的影响。对此,你和身边的演员朋友们怎么看?

  宦宇:我们都觉得是一件好事。首先对演员来说,市场不再那么看重“数据”的话,我们年轻演员就相对能拥有更多的机会。比如一个角色有100个人去面试,但在过去可能一个“数据”的门槛就把99个人刷掉了,但现在这100个人起码有机会去拼一拼演技。换句话说,就算是没“流量”的人,现在也有了竞争的权利。

  另外一个更重要的是,我觉得行业如果变得越来越规范,这对观众来说也是一件好事。

  现在很多剧,可能资本是赚钱了,但观众却“亏”了——大量的剧,大家可能看一两集就看不下去,这背后就有“唯流量”的影响。前阵子大家都在追《觉醒年代》,这个实力派演员云集的作品,没什么流量明星,大家就是靠自己的实力共同做出了一个好作品,我觉得能回归到这种模式就特别好。

  作者:李丽 【编辑:张燕玲】